【喻叶】投石问路的逆向应用

没什么新意的小番外,也没几句正经的,在此之前应该看看本篇




  喻文州一般不刷微博,一刷就刷很久。回国接受采访的当天晚上,他躺在宿舍的床上,戳了叶修的qq,对方却没回,估计是没看到。他也没打个电话过去,毕竟没什么要紧事,突然想聊聊天,仅此而已。

 

  等待回复的过程中,喻文州点开了有一阵没登的小号。看了99+的转发和点赞,又挑了几个用心的评论表示感谢,这才刷新了首页。

 

  他的微博小号叫索索克萨尔,粉丝都叫他索索。当初注册小号时索克萨尔早就被抢注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尽管他性别写了个男,可这年头谁在意这个呢?一来二去,称他为索女神的人日益增多。

 

  尽管他不是特别关心这个称呼问题,但被叫女神叫久了,一次被粉丝喊男神时他居然感到了微妙的不和谐感。于是他宣布:其实我是男的。粉丝知错就改,为了表达歉意,齐齐叫他索神。对此喻文州很是满意,和叶神还有点情侣网名的感觉嘛。

 

  这当然不是偶然。谁都知道,索索克萨尔的粉丝多是叶粉。叶粉们本来还想像喊修宝那样叫他索宝的,想了想还是没敢。这可是她们叶圈最能打的大佬之一,要是把人家得罪退圈了,十个墙头都不够挂。

 

  没人认为索神是喻粉,不是王杰希的粉不也爱拿他恶搞id吗。更何况,人家索神的微博非常纯净,除了叶修什么都不发。这个号的第一条微博就是在叶修退役时发的,几万字的微博长文被疯狂转发,许多偏激的嘉世粉在底下跳脚,索神就很有礼貌地无情回复,甚至把一个过激粉气到删号了。

 

  叶粉关注他,叶黑也关注他,等着挑他的刺。结果第二条微博出来他们又傻了眼:这篇长微博从头到尾写的都是历年叶修战术及技术的惊人之处,全是干货,全程只讲事实,却比任何一篇叶吹文都要吸粉。黑子连忙找了他们中最懂荣耀的大佬去看,又是洋洋洒洒几万字,他们不相信一个错误都没有。

 

  然而,他们被打脸了。最懂荣耀的大佬看完后一个晚上没说话,第二天退群了。索索克萨尔的大名,就此在两个圈子传开了。

 

  文章还隐约提及了他对叶修在嘉世状况的猜测。嘉世丑闻被公布后,重温博文的叶粉发现了一个个细节,连忙再次转发。一时间,索索克萨尔彻底火了。任何人向新人卖叶修的安利都要拿出他的微博划重点,谁让索神的叙述实在是不落言筌呢?也有人看问题的角度清奇。他想索神既然连叶修的战略意图都分析得这么透彻,为什么不去当职业选手呢。手速不够变态也没关系,看看人家蓝雨战队的喻文州,不也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吗。

 

  喻文州不知道他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有多么千差万别。比赛期间,他没什么时间更博,偶尔发几条关于兴欣在赛季中的发挥分析,也都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回应。还有粉丝在评论区不怕事大地艾特潘林和李艺博,让他俩趁早退休算了,我们索神一个顶俩都不是事儿。点赞数久居不下,喻文州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给两位解说道了个歉。

 

  国家队参加世邀赛期间,粉丝们每天都在翘首以盼索神的更新。喻文州不小心发了个苏黎世的定位出去,粉丝就在底下尖叫:不愧是实力叶厨,果然跟到苏黎世去看比赛了!喻文州看了只是苦笑。他不仅人在苏黎世,还和国家队领队住一间房,羡慕吗。

 

  喻文州的缜密决定了他不会掉码的事实,只要他不想。他写东西向来客观,字里行间永远保持着一段刚好的距离感。身为叶修的队友,或者是身为叶修的暗恋者才能知道的事情,他一概不写进博文里。有粉丝私信他,问他为叶修做了这么多,叶修却永远不会看到,会不会有过不开心,想要放弃的时候?这个粉丝已经粉了叶修五年了,突然觉得是时候淡了。过去叶修打出一记精彩的操作她都要拉着朋友吹上个三天,之前看到兴欣夺冠的消息,却一点激动都给不出来了。她觉得她还是喜欢叶修的,但有些东西是真的不一样了。

 

  刚看到这条私信时,喻文州有些头疼。不是被当作树洞让他感到不舒服,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

 

  如果问他喜欢上叶修是在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就算是记忆力超群的喻文州也回答不上来。第六赛季蓝雨拿了总冠军,职业选手群里冒出一串的恭喜。黄少天还装路人给自家战队刷恭喜,叶修的祝贺也就夹在那一串感叹号里,瞬间被淹没了。

 

  叶修的发言又怎么能逃过喻文州的眼睛呢?他小窗发了句谢谢叶秋前辈过去,叶修还没下线,便也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同时表示第七赛季的冠军还是他们嘉世的。喻文州也微笑,表达了蓝雨对蝉联冠军的决心。

 

  他本以为他们今天的对话会以这两句垃圾话结束,等了几秒钟,叶修那边却显示了“正在输入”几个字。这个时间够他猜想出好几种可能,而叶修不愧是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几句话就把喻文州收拾服帖了。

 

  叶修说:团队赛打的不错,亏你想得到这种战术。手残成你这样都能抢出一个机会,不赖啊文州。

 

  喻文州在场上无数次随机应变,叶修没有指明是哪一次,喻文州却知道他是懂他的。赛后队友们都在讨论刚刚的惊险,并且无一例外地夸赞喻文州的指挥,终是没人注意到他退后半步的玄机。叶修不但发现了,还在调侃他手残时特意提了出来。明明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明明没有必要……让他开心一下的。

 

  喻文州再想回复时叶修已经下线了,想来是根本没有在等他的确认,叶修就是有这个自信。获胜的蓝雨队长心情奇妙,总觉得现在心底这份喜悦不纯粹了,多了些比赛之外的东西。所以,他是那一刻喜欢上叶修的吗?

 

  没那么简单。

 

  向后退几年,向前推几年,每一年他仿佛都能找到那么多喜爱叶修的时刻。有时是欣赏的无限外延,有时又只是瞥到对方站在选手通道吸烟的样子,心跳就失了稳定。组建兴欣后叶修开始在采访中露面,喻文州就隔着电视屏幕肆无忌惮地看着他,为他糊弄记者时露出的坏笑而弯了嘴角。

 

  喻文州对叶修,似乎是以退为进要多些。偶尔天平也会失衡,显露出些调皮的攻击性。可喻文州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也会挑那么一个时刻不去控制自己。他跟叶修单挑,玩的尽兴,到了下场后别人以为他魂穿的地步。但这次喻文州希望叶修不要懂他的心思,他的小火苗求生欲再强,也怕被料峭春风吹熄。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很轻易就会喜欢上一个人。以荣耀为分界线,在那之前他没去考虑,在那之后他无暇考虑。他只知道或许在他写下那个名字时,他的心里也就装进了那个人。想要把他挖出去,心脏要多疼啊,他不能这样伤害自己。

 

  就算这样,折磨你的还是你在意的人。就像那个姑娘一样,单纯地作为一个粉丝观望或许会有厌倦的一天,喻文州却是受着无限缓刑的。他和叶修说得上话,见得了面,他从吊车尾里熬出了头,但做不到从叶修那儿毕业。他就是习惯往好的方向走,叶修太好了,他走不了别的路。

 

  说什么及时止损呢,他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损失,反而从叶修那儿得到了许多。他的感情扎根很深,根系缠结,长势缓慢,却是无论是否有阳光和雨露都会生长。在不眠之夜想起叶修,他会觉得眼前的困境总有办法破解。在得胜之时想起叶修,他会觉得胜利的果实更加甜美。你看,喜欢叶修总是稳赚不亏的。

 

  喻文州却也不是圣人。他对叶修的好了解的透彻,难道不会想要得到他吗?世邀赛期间,那家伙就毫无自觉地穿着短裤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一次压力很大的比赛结束后,喻文州看着对方没有防备的睡脸,“下药”这个词又久违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很有情绪,需要在厕所里解决。释放过后,他轻手轻脚地走回床边,叶修竟还是醒了。

 

  他睡得不沉,迷迷糊糊地念了句:你上厕所啊?喻文州一时不知接什么,只能扯了个好用的借口:嗯,晚上水喝多了。方才指尖滑腻的触感突然变得鲜明,喻文州绝望地发现——他又硬了。

 

  可他还能怎样呢?再去一次厕所,叶修怕不是要怀疑他肾功能有问题。硬就硬吧,他可以慢慢等它消下来。感情要是能像勃起一样随时间消退就好了,夜深人静之时,喻文州捂着眼睛想到个下流的比喻。

 

  多好的时机啊,他能和叶修睡在一起,虽然中间隔了一个床头柜。他不是没有肖想过,可他身为队长的那一面总是跳出来提醒他:现在是比赛期间,对叶修和你都很重要。至于喜欢这种感性的情绪,还是先往后放放吧。

 

  喻文州这边花了很大决心才做到按兵不动,叶修却没有领情。翻了两个身,他居然不困了。听着罪魁祸首喻文州逐渐变得规律的呼吸声,他觉得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他干脆把枕头拉起来靠在床头,后背舒舒服服地贴着它,慵懒地坐了起来。

 

  “我说文州啊,你把我吵醒了是不是得负个责?”

 

  明天是休息日,不然叶修也不会和喻文州胡闹,选手的睡眠质量也是相当重要的。

 

  “那……”喻文州让自己从睡意里脱离出来。“给你讲个睡前故事?”

 

  “行。不过可别给我来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那一套,没人想听你们和尚庙的故事好吧?”叶修完美预估到了喻文州接下来要说的话,提前打了个预防针。“实在没什么说的,说说你们蓝雨下赛季的计划也行。”

 

  “我感觉你声音还挺有催眠效果的,十分钟差不多了。”他又补充道。

 

  “……我讲话那么无聊吗?”没理会叶修耍赖似的要求,隔着温暖的黑暗,喻文州朝那边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叶修摇摇头,忽然意识到对方看不到才开口说:“还行吧,你声音我挺喜欢的。是不是你们G市人都……算了,想起黄少天我更睡不着了。吵死了。”

 

  喻文州觉得吃醋时笑出声来不太好,可他还是没控制住。他给叶修讲了个他小时候的故事。那时他也就五六岁大小,时间久远,具体经过记不太清了。起因是邻居家的小孩告诉他街角有只小狗特别可爱完全不咬人的,结果是他被咬了。再往后的事就只记得邻居阿姨赔罪送的桃子特别甜,他一口气吃了两个。

 

  叶修觉得他这一番讲述完全没有重点,一般人的重点应该放在对邻居小孩的怨恨和受了伤的疼痛上。喻文州却感觉不到疼似的,只是把事情复述了一遍,唯一的感情戏还在最后的桃子上。喻文州是不太心疼他自己的,叶修对自己也是如此,可他听到那只狗是如何凶猛的扑过来时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所幸,被咬的不是手而是胳膊,他想:不然喻文州可能当不成职业选手了。虽然以喻文州的个性即使不做这个也一定能在另一个行业里干的出色,但叶修还是觉得可惜。为荣耀失去了一个厉害的选手吗?好像也不仅如此。

 

  “现在还留着疤,不过不大,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

 

  叶修说想看看后,喻文州打开了床头灯,把胳膊伸过去。

 

  “你看,就在这儿。”

 

  他牵起叶修的一根手指,带它找到当年留下的痕迹。叶修先是指腹轻轻地按了按,又用指甲戳了几下,问他:不疼吧?这句话多是好奇的意思,几分关心又浮在其上,捉不到边际。他想起自家那只小点儿,乖得不行,偶尔皮上几次也都是冲着叶秋。

 

  喻文州笑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早就不疼了。他听叶修提过被家里的老头子打过,看来是没留下过疤,所以才问得出这种问题。这问题听上去挺傻的,喻文州却有种奇怪的满足感:看来那位老先生还是舍不得对他下重手的,叶修和他家里的关系并没他想象的那么僵。

 

  说了一会儿,叶修如愿以偿地困得打了哈欠。床头灯熄灭,便是一夜无梦。

 

 

 

 

  喻文州等了一阵儿,叶修还是没回复他。他的微博小号随便回粉了一些人,每天看他们吹叶还吹不到点子上也挺有意思的。他的首页一般充斥着无意义的啊啊啊啊啊以及几张质量很高的图,却从未像今天这样整齐过。

 

  他被他和叶修的合照刷屏了。

 

  事实上,早在刚才看提醒时就有好多人艾特他,后面多数跟了个哆啦A梦吃惊的表情。他没点进去,现在也是见着了。上午采访结束后,联盟在拍完大合照后又提出给他们两个来一张单独的合照。为了体现领队和队长关系很好的样子,摄影师很直白地叫他俩勾肩搭背。

 

  国家队众成员在心底疯狂吐槽,摄影师还在一旁好心提醒他们不要紧张,都是好朋友,自然一点就行。他大可放心,这二位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比勾肩搭背更让人脸红心跳的事他们都做过了。这样拍出的照片效果非常好,两人的姿态都很放松。为了炒热度,联盟官微下午就放出了这段小视频,句末还用了两个惹人遐想的波浪线。

 

  粉丝们爆炸了,男神们穿西装打领带的样子怎么也舔不够。最可怕的是,他们看起来也太般配了吧!天呐!喻队搭着叶神的腰时叶神的表情中居然有些许不好意思,害羞的叶神我磕爆!叶神去拍喻队时喻队居然反握住了他的手,那个口型是在说“专心点”吗,喻队人设更新了!确认过眼神,是可以入的股!哦后面还有,叶神掐了下喻队的手背,喻队被收拾了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想象中的自己应该是面无表情地刷着首页的,可实际上他乐了好半天了。他给叶修截了个图发过去,跟他说喻叶党和叶喻党打起来了。叶修这次终于在了,他刚被老板娘他们拽出去吃饭,才腾出功夫上了qq。他八百年不看一次微博,上去一看还真是喻文州说的那样。官微底下两方争得有理有据,点赞数最高的人却意外的简洁。

 

  索索克萨尔:喻叶。

 

  叶修顺着这人的id点进去,好家伙,还是自己的粉。叶修看自己被别人误解看惯了,猛然遇见一个说话这么中听的还有点感动。他花了一会儿看遍了索索克萨尔的每一篇博文,刚开始还乐呵呵地调侃他对自己是真爱,等按着倒序看完他关于自己退役的第一篇文章时,他却说不出话了。

 

  他不喜欢这种落了下风的感觉,感情中也是。喻文州对他之于他对喻文州的喜爱更加久远深刻,总有种在长跑赛道上碰面,人家却已经比你多跑了一圈的感觉。他还是没有意识到早在很久以前,他分给喻文州的关注就超越了别人。

 

  他打开晾了一阵的对话框,敲出几个字。

 

  君莫笑:挺行啊,索神。

 

  索克萨尔:呵呵,比不上叶神。

 

  下午的飞机把他们送回了各自的城市,不过几个小时没见,叶修突然想念起喻文州来。世邀赛时他们朝夕相处,现在回宿舍看着对床的那位就觉得影响心情。喻文州剩下的六号小天才现在躺在他的口袋里,他虚握着它,石子的凉意让他惬意。他忽然想:他能不能用喻文州的石头呢?

 

  叶修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他披了件外衣,转身进了洗手间。投石问路的事儿他还没和兴欣的大家说呢。

 

  “喂,我说喻文州的石头。”他嘀咕道,“你能不能带我……”

 

  话还未说完,他的头竟是一阵刺痛,不禁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周遭的环境已经变了样子。叶修的适应能力还是极强的,瞬间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晚上好啊文州。”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喻文州,挠了挠头。这很可以,他现在站在喻文州的宿舍里。远距离传送,这是这种石头的第二类用途?

 

  真是浪费啊,叶修感叹。这要是能跨国,岂不是省了大笔机票钱。不过无论如何,用了就是用了,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吃。再说了,能在想见喻文州时就见到他也未尝不是划算呢?他就像把自己挂了个航运加急,齐齐整整地送到收货人面前,只等签收了。

 

  喻文州过了最开始的惊吓劲儿,慢慢也缓过来了。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大活人,他已经足够镇定了。那块石头?他问道。叶修点头,心想:我男朋友就是聪明。这么迫不及待想见我啊?喻文州又问。叶修便补上:我男朋友聪明又气人。

 

  来都来了,叶修也没客气。他往喻文州的床边一坐,喻文州就向里挪了挪,给他留出个位置。两个人靠在一块儿,皮肤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互相渗透,叶修几乎是立刻就困了。他这两天没休息好,这会儿躺在喻文州身边,总觉得倦怠感上涌,眼皮直打架。

 

  结果变成换了个地方睡觉了,叶修觉得好笑。喻文州搂着他,手也不老实,但看他确实乏力便只是随便摸摸。反正明早上还有时间。

 

  “你替我和老魏说一下,今天不回去住了。”沉入梦乡之前,叶修总算想起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喻文州说好,就从联系人里找出魏琛,转述了一下。面对魏琛“为什么是你”的震惊,他又尝到一点小得意,回了个眨眼的表情,对方能懂多少他就不管了。

 

  叶修已经睡着了。喻文州看着他平静的睡脸,有种梦想成真的恍惚感。他们在一起还没有多久,可喻文州发现把叶修揉进自己的生活是件无比自然的事。他从没想过具体怎么做,而当叶修在这儿时,他只觉得怎么做都好,未曾演练过的步骤实施起来竟如此熟悉。

 

  下个赛季蓝雨一定会更努力的。喻文州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到时候我要把自己送到你床上,你可要躺平了等着我啊。

 

 

 

END.

 

  

520快乐呀,这个周末两人还是相拥而眠吧。


评论(48)
热度(689)